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【龙凤胎底家啦】王兰芬/My vegetable

  家族裡有三個青少年:我的龍鳳胎甜甜、堂堂,跟我妹的女兒鄧鄧。他們講話都超好笑的。   鄧鄧有鼻過敏,每隔幾天就得帶一包新的衛生紙去學校,我妹嫌她鼻子爛,鄧鄧說:「我算普通爛的了,只用光自己的衛生紙,我們班有個男生他是用光全班的衛生紙耶。」   現在高一的她已經比較知道自己喜歡男生的類型,最近「看上」一個別間學校的男生,興奮地跟我妹描述:「媽我跟妳說,他的長相完全是『My vegetable』,眼睛超~小,看他拚了命要把眼睛撐大的樣子,實在太可愛了!」   我妹問,那男生叫什麼名字。鄧鄧一臉茫然:「我忘了問。」   「還有『My vegetable』是什麼?」我妹又問。   「『我的菜』呀!很難懂嗎?」   甜甜在學校時比較安靜乖巧(在家聒噪囂張的意思),某天回家她跟我說:「媽,我好邊緣喔。」我問她為什麼。   「我們班今天玩真心話大冒險,每個人都被問了好多超可怕的問題,可是輪到我的時候,大家想半天都不曉得要問我什麼。」   我知道妳很失落,但不好意思,媽媽大笑了。   但是酸她弟可就厲害了。有天堂堂很高興跑來跟我報告:「媽,我們老師今天說我將來的成就絕對不只是現在這樣。」甜甜冷冷回他:「你在高興什麼?老師的意思是你現在太爛了,以後怎樣都比現在好。」   還有一次兩人打架,甜甜把堂堂眼睛踢腫了,被我罵,甜甜委屈地辯解:「我沒有踢他,是他用眼睛來戳我的腳的。」   堂堂放學回來大喊:「媽,我有個學長進『建中』了。」我說哇,怎麼辦到的?他答:「他打籃球的時候被K到,眼鏡破掉了。」   「啊?所以他就進了建中?」我不解。   「對呀,進了保健中心,簡稱『健中』。」堂堂說。   於是,平常看來成熟但其實非常脆弱的我們,簡直像古早作文裡寫的大陸同胞,被一個又一個可愛的台灣青少年,解救於日常生活的水深火熱之中啊。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